http://www.lengfengji.com.cn

德国传奇:纳粹统治时期的艺术家”展设于柏林

  德国总理默克尔上周表示,将从办公室的墙上取下两幅她非常欣赏的表现主义画家埃米尔·诺尔德的油画,此举引发了一场对埃米尔·诺尔德的激烈辩论。我们该如何看待诺尔德作为纳粹和艺术家的双重身份,我们还能欣赏他的艺术吗?

  

  埃米尔·诺尔德作品《碎浪》

  《碎浪》

  (Breakers)

  是表现主义画家埃米尔·诺尔德

  (Emil Nolde)

  创作于1936年的画作,描绘了巨大的波浪撞击着血红色的天空。一直以来,《碎浪》和诺尔德1915年一幅画着花园的作品被悬挂在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办公室的墙上。上周,默克尔表示她将把这两幅画归还给普鲁士文化遗产基金会,以便这两幅画能在柏林的埃米尔·诺尔德展中展出。

  “埃米尔·诺尔德——一个德国传奇:纳粹统治时期的艺术家”展设于柏林的汉堡巴恩霍夫博物馆

  (Hamburger Bahnhof museum)

  ,展览时间为4月12日到9月15日。这个展览将展出诺尔德的一百多幅画作原件以及他在一战前的反犹信件等,旨在揭示第三帝国对诺尔德艺术作品的影响,他的一些作品又在多大程度上体现了他的纳粹思想,被纳粹诽谤对他的艺术实践和政治观点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以及诺尔德的神话是如何在战后发展起来的。

  诺尔德于1956年去世,是在纳粹统治下被谴责为“堕落艺术”的著名艺术家之一,自二战结束后,诺尔德的作品受到了大众的尊重。但诺尔德同时也是纳粹党的成员,美联社的报道称,诺尔德的这个展览将表明,他是一名反犹太主义者和纳粹意识形态的信徒,即便他在1941年被禁止展出、销售和出版,他仍希望得到纳粹政权的认同。博物馆馆长Udo

  Kittelmann在采访中表示:“我们对诺尔德的看法必须改变,我们对这个艺术家形象的想法必须有所不同,”“现在很明显,他是多么系统地迎合纳粹主义,特别是反犹太主义。”

  诺尔德是一个狂热的反犹分子和纳粹分子,但他被纳粹当局谴责为“堕落艺术家”的经历以及他在二战后对自己这重身份的美化与戏剧化强调淡化了自己的纳粹身份。

  1933年希特勒掌权时,诺尔德65岁,是魏玛共和国最成功的艺术家之一,同时也是纳粹头目海因里希·希姆莱的贵宾,在1934年的一本回忆录里,他将自己定位为纯正“德国”艺术的先驱。1934年,诺尔德加入了纳粹党。他希望被任命为官方的国家艺术家。然而,他也面临着他的作品“与人民格格不入”的指责,希特勒讨厌他,在1933年将他描述为“那头猪诺尔德”。

  1937年,诺尔德的48件作品在德国慕尼黑的“堕落艺术展”上展出,他的祭坛画《基督的生命》被安排在第一个展厅里。这个展览由纳粹组织举办,目的是诋毁和嘲笑被认为是“非德国的”的艺术作品。1941年,诺尔德被规定必须得到授权才能销售或展览他的作品。

  根据《纽约时报》,在他的回忆录中,诺尔德夸大并歪曲了这项禁令,说他完全被禁止画画,并说那是由盖世太保强制执行的。他把他在二战结束前创作的一系列小幅水彩画称为“未绘之图”

  (Unpainted Pictures)

  ,并称这是他被禁止创作的油画的研究。

  他去世后,诺尔德基金会在博物馆的一个特殊房间里展出了这些“未绘之图”,并删除了他新版回忆录中的反犹太人段落。1963年,德国著名艺术史学家维尔纳·哈夫曼

  (Werner Haftmann)

  的一本关于“未绘之图”的书错误地声称诺尔德在1943年背离了纳粹主义。

  1968年西格弗里德·伦茨(Siegfried Lenz)的畅销书《德语课》

  (The German Lesson)

  出版,这是对诺尔德神话的最佳助力。小说描绘了一名艺术家,当他被纳粹禁止画画时,创作了一系列被他称为“看不见的图画”的作品,大众普遍认为这个人物是以诺尔德为原型创作的。这部小说将诺尔德的“未绘之图”升华为对暴政的艺术抵抗的象征,影响了众多读者,尤其是在20世纪60年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而这本书至今仍是德国学校的必读读物。

  但事实上,诺尔德的作品在“堕落艺术展”上被展出后,诺尔德写信给纳粹的宣传部长约瑟夫·戈培尔

  (Joseph Goebbels)

  ,要求他停止对自己作品的“诽谤”,并鼓吹自己“为反对外国渗透德国艺术而斗争”。他讨回了一些作品,并创作了一系列更符合当时审美的“维京画作”

  (Viking Paintings)

  。

  

  埃米尔·诺尔德的作品Meer mit gelber Sonne(Sea with Yellow Sun)

  但近几年,诺尔德的神话不断被戳破。“埃米尔·诺尔德——一个德国传奇:纳粹统治时期的艺术家”展的策展人、历史学家阿亚·索伊卡

  (Aya Soika)

  和伯恩哈德·富尔达

  (Bernhard Fulda)

  在2013年被允许查阅诺尔德基金会的2.5万多份文件,并于2014年在法兰克福举办了一次展览,披露了许多真相。据《纽约时报》报道,2016年,两位历史学家迫使诺尔德基金会承认“过去的判断错误”。

  因此,默克尔撤下办公室墙上的诺尔德画作的举动也被解读为对诺尔德的“迟来的”官方批评态度,尽管默克尔并没有作出评论。官方的说法是这两幅画是展览所需,但在展览结束后,这两幅画并不会重新被悬挂在总理府墙上,取而代之的是德国表现主义画家卡尔·施米特·罗特卢夫

  (Karl Schmidt-Rottluff )

  的两幅画作。

  总理办公室中出现纳粹艺术家的画作也引发了一些批评。有文章认为,诺尔德的神话早已动摇,因此默克尔必须面对时机不佳与不够敏锐的指责,文章还认为,几年前,一张官方照片显示德国政府首脑与时任美国国务卿的约翰

  · 克里

  (John Kerry)

  站在诺尔德的《碎浪》前交谈,但这幅画适合出现在会有各国政治人物到访的总理办公室吗?诺尔德这样的艺术家能否代表德国?

  伯恩哈德·富尔达则认为,“这场激烈的辩论不仅仅是关于反犹太主义者的作品是否可以挂在总理府”。而诺尔德基金会负责人Christian

  Ring表示,艺术自由十分重要,“我们如何处理当时创作的音乐,以及纳粹时代的建筑物?我们是否要质疑当代艺术家的民主原则?”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